坚守11年的高端葡萄酒餐厅成都北美精华歇业,北京、上海店此前已关闭

2020-06-19 17:53:08    葡萄酒商业观察

日前,在成都开业长达11年的高端葡萄酒主题餐厅北美精华成都店宣布歇业。对于在葡萄酒行业从事十年以上的人士而言,对这个餐厅都有那么一点记忆,在当年也是葡萄酒与餐厅结合的规格较高的业态,总店设在成都,在北京、上海都开设了分店。在这个餐厅开业之时,也正是葡萄酒产业兴兴向荣之时。


提起此事,大家都无限唏嘘。我们也及时进行了跟进。


01  成都总店暂停营业?


我们最早是听一名成都葡萄酒从业者提及此事,随后登陆大众点评网查询,见北美精华餐厅成都店的主页显示暂停营业。在“商家新鲜事”一栏,显示商家号发布了一条通知:由于疫情原因影响,本店决定从5月6日暂停对外营业,具体营业时间待定。


我们联系上北美精华餐厅的店长,店长对此事三缄其口,称餐厅是暂停营业,要等餐厅重新开业后再接受采访。


究竟成都总店是不是暂停营业?目前也无从了解。但是其北京店、上海店已经关闭,也没有再次启动。


北美精华餐厅开业于2009年,门店位于成都市高新区盛兴街89号一栋三层楼的建筑内,面积超过1000平米。由四川锦城颐和实业有限公司投资,并在北京和上海开设了分店,曾是成都市最高档的葡萄酒主题餐厅。


据一名接近北美精华餐厅的人介绍:北美精华为锦城颐和投资的葡萄酒销售品牌,在成都盛兴街开设了餐厅+酒窖的终端,还在西御河街对面拥有地下酒窖,紫瑞北街拥有专卖店。北京店则在一个别墅内,拥有餐厅、酒窖,可以举办活动;上海店则是一间葡萄酒吧。


“前几年,公司先后关闭了北京、上海,以及位于成都喜来登酒店与神仙树大院的实体,最近暂停营业的成都北美精华餐厅是唯一一家实体。虽然暂停营业,但公司与卖酒团队都还在正常运作。”这名人士介绍。


02  不计成本的奢华路线?


北美精华官方给出的歇业原因为受疫情影响。但一名接近北美精华餐厅的人士指出:北美精华餐厅成都总店的投入太大了,开业时就至少投入了四千万元以上。但此后一直入不敷出,如果按照正常店铺的租金成本来计算,始终解决不了盈利的问题。加上受到疫情的影响,估计是次此歇业的主要原因。


“北美精华餐厅早2009年刚开业时,仅酒窖投资,对外宣称就是三千万。主厨则是从美国请来的米其林大厨,副手如今都是五星级酒店的总厨。设计团队也是从美国的,建材则来自意大利,甚至陈设的艺术品都是古董。当然,北美精华餐厅销售的葡萄酒也十分高端。”这名人士说。


WBO采访到多名在北美精华餐厅用过餐的行业人士,他们都表示一眼即可看出餐厅的成本很高。一名酒商指出:酒窖风格偏欧式,家具都是实木家具,酒杯也是水晶杯,环境非常好。


成都海购鲜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宋燕向WBO介绍:去北美精华餐厅用餐,给我第一印象为餐厅很大很空。这么大的经营面积,加上水电气与人员,成本应该很高。


澳洲巴罗萨Angas King酒庄中国代表尚羽也表示:北美精华餐厅的装修是比较老派西餐厅的风格,但如今去就餐,依然能感受到其装修的豪华。


03  客单价曾高达600元每位,这几年逐渐下移


WBO查询到北美精华餐厅最近的客单价,大众点评网显示为279元/人,还有人均198元的套餐在大众点评网进行销售。如此价格在成都西餐厅业态中颇为平常。


宋燕指出:北美精华餐厅目前价格并不贵,曾经还做过200元战斧牛排随便吃、葡萄酒随便喝的活动。而且他们的主厨还是洲际酒店出来的,这种套餐性价比很高。


前述一名酒商也表示:去年曾在北美精华餐厅举办活动,由于人多,分摊下来人均仅仅100多元,并不昂贵。


前述接近北美精华餐厅的人士指出:餐厅刚开业时,客单价是600元以上,近两年生意不佳,因此通过做一些便宜的餐养活团队,但技术和食材跟以前无法相提并论。


尚羽也表示:北美精华餐厅在以前人均300-400元很正常,还要另外点酒。或许因为近两年生意不佳,客单价降到了200元左右。


据尚羽介绍:近两年北美精华餐厅经常租场地给一些成都的葡萄酒工作室做培训、做一些活动。


04  时代和消费变革带来的阵痛


据上述接近北美精华餐厅的人士指出:北美精华餐厅刚开业时非常风光,连几名当地官员都出席了其开业仪式。只是没想到几年之后市场风向出现了变化,投入太大还没收回成本。


他指出:在2009年前后,有实力的酒商都有一个观念——销售团队、酒窖、餐厅会所三位一体卖酒。实际上,北美精华餐厅起初并不是旨在卖餐,而是剑指卖酒,包括他们自己修建了豪华的地下酒窖。而且,当年开店的这些地点都是几座城市的黄金商圈,如果不是租赁而是直接买下房产,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一步。总之,还是投资方对市场的预估太过于乐观了。


一名业内人士指出:北美精华餐厅是典型的“三公”消费时代的产物——重资产打造体验式场所用于卖酒。但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葡萄酒利润大幅缩水,这种模式已经不符合市场需求,疫情仅仅是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企业主就应该主动收缩,断臂求生,更为专注,让企业能够活下去。”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