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暑日|轻雨青草清香,清韵青墨轻觞

2020-07-07 10:08:54    时尚旅游

昨日小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感官不同,今年北方的小暑总觉得比去年凉快些,近日接连降水,直想到陆游的那首《雨中作》:


础润云生五月中,山城细雨晚空蒙。

读书虽恨此身老,把酒尚思吾辈同。

积润画图昏素壁,渍香衣帻覆熏笼。

新晴不用占钟鼓,卧听林梢淅淅风。


整个宋代都重文,以文带商,而文人四好,点茶,焚香,插花,挂画,基本上决定了那个时代整个社会的潮流指向。据记载,宋朝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都是香贡献的,焚香这一雅事,在此之前从未如宋代这般如“跟风”一般,那个时候的潮人必备。


现代生活中,似乎所有人都是从单一的线香接触到的香,古老的工艺,跟随时代看似陌生,香,从诞生之时起,就是一件奢侈品来的,直到宋代才广泛走进寻常百姓家,对香的欣赏与理解,都带着时代烙印。


古法制香在我国门类多,根据地区与风格不同有多类非遗项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创新其实更需要在真正的使用中去实现。


陆游本人也是玩儿香的高手,可以说宋代时候文人除了斗词,也喜欢斗香,花上个八年十年,看看谁合的香才最好,此等雅兴,吾等凡夫俗子也只有读读先人的词,在意境中尝试靠近那一缕轻烟的分子构成,聊以度夏。


香,以及对香的理解与欣赏,其实也亟需赋予其新时代的命题与审美情趣,人是万万不能被物器囚禁,中国文人一直以来强调的意境之美,与日本之香道形大于意,有所不同。


马溪芮,中国香文化研习者,薰席所创办人,近几年一直致力于中国人在气味上审美情趣的研究,眼下正在尝试梳理中国人对香气的审美历程。


如果按照古代对香的归类,香是个很大的品类,凡有香气,可宜人的多少都可以算到香的类目里,比如化妆品在古代也属于香的范畴。


而狭义上的香,也就是焚香,古代有不同的类别,凝合香,印篆香,熏佩香,涂敷香等等,而我们现代生活中唯一保留下来且被大家广泛认识的只有,线香,大约在元末明初才开始有了线香。另一种说法是在宋朝后才开始有线香。


味道的审美情趣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屏幕可以传递视听,触觉也早就得到了满足,然而嗅觉,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通过屏幕直接传递给另一个人的,香的世界十分庞杂,整个中国的历史都可以用香的使用与审美串联起来,里面传递的是中国人的价值观,生活情调,精神追求。某种程度上,难以通过直接的方式传递,而只有当空气中涌来那样的味道,或许能感知一二。


“我更愿意忘记,忘记不是真的忘了,而是一种空杯的心态,当我们面对一种十分熟悉的气味,我们往往就被记忆带走了。”


但香气会帮我们保留很多“记忆”,比起现代的香水,其实很多中国香要比它更为持久,唐代法门寺地宫里的乳香与沉香,依然保留着气味,虽然与原本的香气早就有所不同;南京大报恩寺也有出土丝丝香气;徐州博物馆藏着一块南宋龙涎香的一种“中兴复古”香花子。


“如果我们总是建立强烈的 ‘关联’或是 ‘执念’,你是很难理解一些东西的。”人与香气的微妙关系,气味的传递与气场的相互影响,穿越空间与时间,梁武帝闻香见魂,玄宗睹香思人,苏轼通过香,实现那雪中一梅的千古意境。


香,早就脱离了香气本身,在我们的基因中烙印下了不同的生命密码,那种香气携带的动容,每个人窥探到的也是全然不同的湖水天色。


“当我面对一株栀子花,我会率先清空我大脑中对栀子花的印象,试图建立一种全新的关联,这时你才会发现,这一株的不同,这不是玄乎其玄,是真实的差别。这才是香气最美好最奇妙的地方。又如,同一朵花在其开放的过程中,香气也是变化的。”


什么是中国传统气味审美?马溪芮的答案始终是两个字,清韵。


你找到属于你的那一抹清韵了吗?小暑愉快,大暑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