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酒灌装前置?逻辑可行尚有这4大挑战:

2020-10-14 11:09:25     微酿Microvin

逻辑上既是必经之路实则也是绕不开的窄门选择。


8月18日,中国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4号公告,决定即日起对部分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


 8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以下简称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5号公告,决定自即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补贴立案调查。 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澳大利亚被调查产品对华出口量由2015年的5.67万千升增至2019年的12.08万千升,大幅增长113%,进口价格则由2015年的7759美元/千升下降至2019年的6723美元/千升,大幅下降了13.36%。同期,澳大利亚被调查产品所占中国市场份额由2015年的3.66%升至2019年的13.36%,累计提高了9.7个百分点。 


与之相比,国内产业所占市场份额由2015年的74.43%下降至2019年的49.58%;销售收入由2015年的466.05亿元下降至2019年的145.09亿元;利润由2015年的52.14亿元下降至2019年的10.58亿元。 而从中国酒业协会提交的申请书也显示,澳大利亚各级政府及相关机构还为葡萄酒产业制定了40项涉及资金、技术等多方面的相关扶植政策。澳大利亚葡萄酒反倾销调查具有明确的数据支持,如果倾销事实成立,相关企业及机构将面临着超过200%的反倾销税。


随着事件发酵,澳洲进口葡萄酒何去何从?70亿蛋糕如何重新切割?这些悬而未决的疑问,引发联想,“灌装前置”再一次被热议,与中国酒企合作,输入原酒国内灌装,实现生产本地化,逻辑上既是必经之路实则也是绕不开的窄门选择。 早年,有传闻澳洲酒头部企业就有将把灌装前置到海外,以集约成本和增加效率的传闻,但澳洲葡萄酒罐装前置逻辑上可行,却又有哪些障碍? 某业内专家向微酿表示,由于“双反”调查针对的是2升以下的瓶装葡萄酒,而2升之间的葡萄酒和散装葡萄酒并不在加税之列。


一段时间内,2升以上也不会贸然再受冲击。原因在于:第一,贸易战最终要在“以和为贵”前提下达到妥协,“围城留缺”是做活扣而非结死疾结,第二,中国本土葡萄酒企业有大量海外低端酒布局及需求,而这些企业也参与了本次反倾销事件的立项。 而对比2-10升与散装葡萄酒,2-10升容量的葡萄酒大多用于收藏和展示,即饮性和流通性不强。去年澳大利亚进口的2-10升葡萄酒总金额只有73.06万美元,是典型的非主流产品,考虑到澳洲包装配套能力,未来进口量暴涨的可能性不大。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的散装酒量却较为可观,2018年,中国进口的澳大利亚散装葡萄酒金额为2193.45万美元。散装进口葡萄酒正常关税在20%左右,仍然比瓶装酒的“双反”加征税率低很多。从而也证明了“灌装前置”的趋势性和可行性。 但是,也同时提供了四项挑战,需要深入思考。 


第一、产品挑战。低端酒可行,但受橡木桶陈酿型的高端酒、高净值酒,仍然收到物理条件的制约。


第二、舆论挑战。原瓶进口和海外原浆国内罐装,如何让消费者放心购买,如何进行市场引导,需要深思熟虑,尤其是高端酒、高净值酒。与进口啤酒等品类所不同的是,葡萄酒的消费教育更加成熟,消费者对于葡萄酒产地的关注度会更高。


第三、合作挑战。和中国葡萄酒企业合作,一定涉及到自有国产酒生产的企业,在商务合作逻辑可行,但反倾销事件的成立确实是中国酒协及头部企业推动的,所以,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说,这种合作关系会进入一种比较微妙的状态。


第四、投资挑战。万全之策当然是全资收购或者建厂,但固定资产的投入势必扩大,更重要的是未来反倾销的走向仍不明朗。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趋势,比如“一带一路”政策的出台,以及中国国际进出口博览会的举办等等种种迹象表明,我国正在加快开放步伐,加快融入全球经济圈。


所以,无论是之前的小麦还是近期的葡萄酒,这种对澳的政策相信是短时间的,应该有足够的信心期待贸易关系的逐步好转。与此同时,在如今的政策环境下,酒商也应该选择适合自己的运营方式,先行一步。